经济高质量发展应是社会参与要素的深度融合与协调
2019-03-12 09:09 作者:莫开伟 来源:中国经营网

印象彩票是不是真的 www.ompa8.com 今年全国两会上,一个共识越来越鲜明——抓住重要战略机遇期,顺应时代大势,沿着高质量发展道路坚定前行,中国经济必将开拓更加宽广的发展空间。

经济高质量发展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生命线,也是我国通过改革开放几十年实践得出的最新、最科学的思想理论认识,更是我国未来经济社会发展最有效的指导思想。顾名思义,经济高质量就是全社会经济发展最终体现的成果,是最有效的结合体,而聚集这个结合体的社会市场各参与要素(主体)应是高度的融合与协调,产生的投入与产出平衡、效益与效率最佳,使经济发展速度、经济增长质量始终与客观经济现实相协调,既不能超越也不能脱离。

在笔者看来,经济高质量运行是一个庞大的社会集合系统,各种社会经济参与要素(主体)应是最为和谐的,这种和谐应重点体现在四方面:

第一,国内经济发展战略选择方向与世界经济发展动态的高度融合与协调,处理好与世界各主要经济体的关系,这是经济高质量不可缺乏的外部因素。这需要我国与世界各界形成良好的竞合关系,消除激发中国经济增长潜力的任何障碍,比如在当前外贸干扰因素较大的情况下,应审时度势,掌握国际风云动态,消除贸易摩擦,处理好与主要经济贸易体的关系,抓住一切发展机遇,为我所用,开创出经济贸易的新局面。目前我国进出品贸易依然处于疲软状态,对整个中国经济持续沿着高质量方向发展形成了一定的阻力。据国家海关数据,今年1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73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增长8.7%。其中出口1.5万亿元,增长13.9%;进口1.23万亿元,增长2.9%;贸易顺差2711.6亿元,扩大1.2倍。虽相对去年同期有所上升,但上升幅度放缓。而我国在当前激烈的世界经济竞争中若想占据有利地位,就必须坚定向世界经济冲刺的发展理念,主动打破世界贸易僵局或壁垒,牢牢抓住各种发展机遇,继续加深与各贸易体建立多边贸易合作关系,充分利用“一带一路”倡议等继续加强与沿线国家经贸合作,扩大进出口贸易,为中国经济高质量增长营造有利的外部环境。

第二,处理好社会生产总供给与社会总需求之间的关系,实现生产与消费的高度融合与协调,这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核。早在2015年11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11次会议上就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其目的就是提高社会生产力水平,消除生产的浪费和低效,落实好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其实现手段就是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通过“三去一降一补”方式从生产领域加强优质供给,减少无效供给,扩大有效供给,提高供给结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使供给体系更好适应需求结构变化,其最终效果就是要实现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但是,笔者认为仅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远远不够,下一步应着力在消费需求侧结构性改革上“动手术”,通过提高中低收入人群收入水平、扩大消费减税或财政补贴范围等有效手段改变我国全民消费结构;持续加大消费分配领域的改革力度,进一步缩小城乡收入分配差距与地区经济发展之间的贫富差距,积极化解社会各种矛盾,为有效优化社会消费结构、激发消费活力、提高消费能力创造条件,让消费重新占据刺激经济增长的制高点,成为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同时,着力消费需求结构侧改革,可从根本上改善民生,有效化解社会发展与人们对物质生活不断追求及对美好生活向往的矛盾,提高民众生活幸福指数,让中国最终跳出中等收入陷阱,更好地激发民众参与经济改革与发展的极大热情,更好地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

第三,确保经济增长速度与经济增长方式的有机结合与统一,避免经济下滑、为一味追求经济增长速度而忽视经济增长质量的思想意识再复活,坚定不移地推行集约型经济发展方式。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真正转变,巩固已有的经济发展理论和改革成果,继续将各项改革向纵深领域推进,进一步实施攻坚克难改革战略,啃掉改革的“硬骨头”,比如国有企业混和所有制改革、淘汰落后产能、出清僵尸企业、加快行政事业单位改革等,理顺经济增长速度与经济发展方式的关系,在两者之间找到经济增长质量的平衡点,使经济增长速度与经济增长方式相融合、相协调,用集约化经济增长方式促进经济增长速度的提高和经济质量的提高,扩大经济增长的有效成果。而要实现这一切,应善于和敢于打破一切旧的“经济秩序”,与旧的经济意识形态彻底决裂,不断创新发展理念,在“破”“立”“降”上进一步下功夫:“破”,就是大力破除无效供给,推动化解过剩产能,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化解产能过剩、淘汰落后产能和僵尸企业;“立”,就是大力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加快培育新动能,不断巩固和扩大民营经济优势,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增强民营经济活力;“降”,就是大力降低实体经济成本,优化营商环境,积极推行“互联网+政务服务”,高效对接企业诉求,解决实际问题。

第四,改变国有垄断企业与民营私有企业之间不平等、不平衡的发展格局,着力塑造相互之间既有竞争、又相互合作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原来国有垄断企业与民营私有企业在发展上所享有的各种待遇不平等,民营私有企业受到身份限制或歧视,享受的各类资源要素有限,而国有企业享受的各种优惠政策过多,导致资源优势愈加明显,规模不断扩大而生产效率逐渐下降的局面,不利于社会资源的高效利用,形成了很不经济现象,阻碍了经济运行质量的提高。为此,中央政府亟须通过顶层制度设计,在金融资源、财税优惠政策、土地资源及其他一切资源要素应向民营私有企业倾斜,为民营私有企业在信贷融资、上市融资、发债融资、减免税费、财政补贴等方面享受同等“国民待遇”;打破行业垄断格局,除军事工业及事关重大民生保障领域禁止民营企业准入之外,一律向民营私有企业开放,进一步提高民营私有企业经营活力及市场占有份额,不断提高社会经济资源要素的利用效率,为经济高质量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此外,还要重视并处理好第一产业、第二产业与第三产业之间的发展关系,处理好农业、制造业与服务业之间的关系,统筹城乡社会发展战略,为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充足的“燃料”。

(编辑:孙家佳 校对:颜京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热文排行
中超本土射手榜2019 卡塔尔乒乓球公开赛 在线购买广西快乐十分 百变王牌输了怎么办 二十选五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 广东36选7星期几开奖 极速快乐十分 浙江11选五计划在线 青海11选5今天开奖结果 顶尖博彩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走势图 曾道人151 3d福彩丹东图库 家禽野兽四i期期